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永帆博客

rapyf@163.com

 
 
 

日志

 
 

论林焕彰的儿童诗歌  

2014-06-18 12:56:26|  分类: 读书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林焕彰的儿童诗歌

作者:刘屏

  林焕彰(1939-),台湾宜兰人。曾经师从现代诗元老诗人纪弦学习诗歌创作,在诗歌园地辛勤探索了近20年后,以满腔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了儿童诗的创作,自1975年出版第一个诗集《做些小梦》后,至2005年,已有40多部诗集和诗论集问世,“林焕彰的诗,以关怀现实生活、明朗抒情为主调;在儿童文学方面,以生活为素材,表现想象的美和人性的真与善。”不但创作数量惊人,而且诗歌艺术成就突出,不少诗作已经成为现代儿童诗的典范之作,既为儿童提供了丰赡和精美的艺术享受,同时也丰富了现代汉语儿童诗的创作技巧,引起了儿童文学界的广泛关注,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真诚地称赞道“林焕彰先生的儿童诗,是真正的儿童诗。”

  林焕彰先生不但自己勤于儿童诗的创作,并且十分重视儿童文学的建设与交流,有感于韩国、日本儿童文学的蓬勃发展,用了一年的时间,他首先倡导并成立了台湾儿童文学学会,担任第一届常务理事兼总干事,然后率领儿童文学作家队伍频繁到祖国大陆开展文学交流活动,并且在他的倡导下又成立了大陆儿童文学研究会。据有关资料显示,林焕彰与儿童文学作家及有关工作者交往的人数达1000人,光与他又密切交往的就有300人。对于这样一位像火一样热情投入儿童文学事业的执著者、探索者、耕耘者,理应引起更大的理解、研究与重视。

  一、真正属于儿童的诗

  “文学的特质在于美,一切文学作品都必须具有审美价值。爱美是儿童的天性,鲜艳的颜色、激昂的音响、热闹的人群、动感的世界都会引起他们的兴奋,宁静的夜空、广阔的大海乃至一堆沙子、一片落叶,都会诱发他们无限的想象。”作为儿童文学中极具抒情功能和审美功能的儿童诗显然应该是美的集中表现,是一种深入精神的亲切抚摸,是一种振颤心灵的轻轻呼唤,是一种美妙新奇的诗路花雨。在我看来,好的儿童诗应该是明朗的、亲切的、快乐的、抒情的、热爱生活的、充满童年情趣的、动人心魄的,总之是真正属于儿童的美丽的文字,并且是具有生命力的文字。以此来观照林焕彰儿童诗的创作,无疑我们会欣喜地发现这些主张得到了多么有力的响应与支持!

  林焕彰有不少洋溢着儿童情趣的儿童诗,这些诗受到了人们普遍的赞誉,细读之下,我们很难用“热爱儿童”、“走进儿童”这样空洞的字眼来找到答案。比如极有代表性的《童话(二)》:“爸爸,天黑黑/要下雨了,/雨的脚很长,/它会踩到我们的,/我们赶快跑!”以一个天真无邪的幼儿的口吻来写,想象是儿童的,语言是儿童的,生活也是儿童的,但奇妙的是经过诗人的这样组合,真切的表现,它显示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童真的有趣与美好。

  林焕彰的儿童诗是富有表现力,蕴含着浓浓诗情的美丽文字。比如《蝉》:“蝉的歌儿很好听,/可是要到夏天才唱;/它们喜欢赞美,/金色的阳光。//蝉的歌儿很好听,/可是它们只爱在树上唱;/所以,一到了夏天,/树都变成了/会歌唱的伞。”写夏天的蝉,本来蝉的鸣叫很让人心烦的,但在儿童的世界中,蝉是喜欢赞美阳光的,蝉的歌声是好听的,蝉和树的关系是和谐的,尤其是诗的结尾“树都变成了/会唱歌的伞”,多么诗意,又多么贴切的想象啊!

  林焕彰的儿童诗是明朗的、快乐的,对生活充满着真情的诗歌。比如诗人写过一首《我们是快乐的》诗,诗中写道:“我们是幸福的一代,/我们在快快乐乐中成长;/我们是快乐的,/我们在游戏中学习……”这也许就是诗人诗歌创作的儿童文学观。因此,在诗人笔下,不少诗歌不但能给人以美感,而且更能激发人们对生活的热爱。

  林焕彰的儿童诗是亲切的、抒情的,真诚抒写儿童成长的诗歌。儿童的成长过程不能只有快乐与轻松,还应有对未来的希望与责任。比如《造桥》:“有一种桥,/用木板做的,/中间有两根柱子,/像一个人,站在河里,/背着一块大木板,/让人们从他身上走过/桥的精神是/伟大的;/我也要弯着腰,/造一座桥。”由桥的模样想到人的一种付出与牺牲的精神,很巧妙地完成了对儿童的教育。这种教育不是空洞无物的,而是将道理通过一种形象自然而然地传递给孩子的。

  然而,时光是无穷的,世事是多变的,人生是复杂的,命运是不定的,就是从一个孩子的眼睛去看世界,也是色彩斑杂,不好捉摸的。作为一个真诚为孩子创作的诗人,林焕彰的儿童诗并不讳言这些,也有不少稍显沉重的、伤感的诗篇。比如《流浪的中秋》:“小时候,第一次过中秋节/母亲在我心上/画了一个大的圆圈圈/从此,中秋的月亮/在我心中就是圆圆满满的//长大之后,我离开家/我心里带走的月亮/却总是缺了个什么--/不是上弦,就是下弦//弯弯勾勾的月亮/吊在空中,常常一不小心/就刺得我心里好痛好痛/为什么,人在漂泊/月亮也老跟着流浪?”在诗人笔下,中秋的月亮是常常不圆的,而中秋也就是流浪不定的了。这样一问,就问出了复杂的心绪和难言的情感。“为儿童写诗,似乎不应该写得如此沉重。但我心里有这么沉重的主题,我能不写吗?我是一再斟酌,又一再思考过;只要不太消极,又有什么不可?”可贵的是,使人仍然是以儿童的视角来看时光的流逝,世事的变迁,从而有了一种轻轻的叹息,一种淡淡的沧桑之感。

  二、不停探索的诗人

  “‘为儿童写诗,就像每一个父母对待他们的子女一样’,这是焕彰先生创作儿童诗的心境。他那些成功的儿童诗之所以感动我们,不在于选材的奇特,而在于奇特的艺术表现。”从林焕彰的儿童诗创作中,我们随时可以发现他的创作手法的多样化,他总是竭力去寻求每一首诗最适当的表现方式,这样努力的结果就是诗歌的内容与艺术形式得到了较高的统一,而林焕彰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不停探索的诗人。

1、  丰饶的想象力

    童诗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具有神奇的想象能力。“他能于最平凡的生活现象中创造出童话的境界”。他注重从儿童生活中去寻找诗意,经过想象,使诗歌富有情节,语言自然贴切,浅显易懂。比如《雾》:“妈说我最好玩,其实/雾才更好玩呢!/他一大早就跑出来,/一看到人,/就塞给一条手帕,/不分大人或小孩,/通通蒙住眼睛,/然后把你推开,/又团团把你围住;/叫你跟他玩捉迷藏。/可是,你要是捉住了他,/他还会耍赖,/叫你不可以把手帕拿开,/要你继续当鬼,/继续跟他玩儿;/你要是说,不玩啦!/他还是会缠着你,/把你团团围住;/直到太阳公公出来了,/拿着金色的拐杖,/敲敲他的头,他才会乖乖地/背着书包上学去”。这里的雾就不再是一种自然现象了,而是一个活泼的、爱动的,甚至还耍点赖的顽皮孩子,从而具有了童话诗般的效果。像这类的诗还有《老挂钟》、《两只小松鼠》等。

2、  盎然的儿童情趣

    诗是一种生活方式。写诗是一种发现。当我有所体悟、有所发现,诗就这样出来了;我只用文字来记录它。”林焕彰所说的“发现”,一是从生活中发现内容,二是发现构成儿童诗的那些必要的要素。诗人的可贵之处更在于从中写出盎然的儿童情趣,那些优秀的儿童诗真是让人喜欢不已,难以舍弃。比如那首给诗人带来极大声誉的《妹妹的红雨鞋》:“妹妹的红雨鞋,/是新买的。/下雨天,/她最喜欢穿着/到屋外去游戏,/我喜欢躲在屋子里,/隔着玻璃窗看它们/游来游去,/像鱼缸里的一对/红金鱼”。诗中的“妹妹”是我们都见过的啊,她那么稚朴,那么爱美,那么可爱,末尾诗人用了一个别出心裁的比喻,不但写出了“妹妹”的活泼,更使整首诗充溢着动感。有了这样的“妹妹”,有了这样的“红雨鞋”,童年就不再是抽象的,就会让人向往不已。

3、  蓬勃的生命力

    儿童诗是富有生命力的,平白浅显,但不简单;平凡的内容中,孕育着对生活的热爱与思考。比如《拖地板》:“帮妈妈洗地板,/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姐姐洒水,/我在洒过水的地板上玩儿,/像在沙滩上走过来走过去,/留下很多脚印,/像留下很多鱼。/然后。我很起劲地拖地板;/从头到尾,像捕鱼一样,/一网打尽”。这首诗也写一个顽皮的儿童,他在姐姐洒过水的地板上玩,地板上留下的脚印就像鱼一样,这个比喻已经很有意味,但新奇的是诗歌的结尾,把这个比喻又蔓延开去,收到了奇特的效果。就如同有人所说“诗人善于将一个简单的比喻加以扩展,加以丰富,使其成为具有幻想性的情节。”

4、  富有表现力的儿童口语

    以儿童的眼睛去观察世界,以儿童特有的方式去体认世界,捕捉日常生活中儿童们一瞬间对某种事物和景物的感受,刹那间产生的思想闪光,并用儿童惯用的语言,凝成简明清静的词句,展现出那只属于儿童独有的新鲜活泼的想象。”林焕彰儿童诗的语言是最接近儿童口语的,是活泼的,动感的,富有表现力的。比如《妹妹的围巾》:“雨停了,妹妹拉着我/一直往外跑--/指着远远的一棵树,/树上挂着的彩虹;/她说:那是我的围巾,/从我窗口飘出去的”。诗人有时干脆以人与物对话的形式来凸显儿童诗歌的情趣美。

5、  简洁明快的音乐美

    其听觉思维而言,与音乐教育有着一种内在的相似性,故具有一种独特的听觉美感,它能激发人的内在的美妙生命情感。”儿童诗歌因其年龄特点,不但有形有色,而且有声音,林焕彰的儿童诗当然不会放过声音对于诗歌特有的表现力,不但注重诗歌节奏的变化,而且巧妙地把声音与所写对象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动感十足的立体画面。比如《不睡觉的小雨点》:“小雨点,滴哩哩,/滴哩哩,嘀……/下来就下来嘛,/怎会有那么多话?/整夜都在屋顶上/滴哩哩,嘀哩哩,/不停地说话,不停地/弹上又跳下!/滴哩哩,滴哩哩/好讨厌的,/不睡觉的小雨点呀!”这样的诗歌和孩子们的心理多么相同,和孩子们的口吻多么的一致啊!

6、  富有写意的绘画美

    诗来说,写作的焦点更重要的应是意象的组合。意象选择的巧妙、有吸引力,相互之间组合自然,熔铸天衣无缝,自然意境也就独特。”林焕彰不但是个诗人,而且还是个画家,所以他的儿童诗不但注重意象的选择与组合,而且借鉴了中国写意画的特点,使诗歌意象饱满,内容有趣,充溢着富有写意的绘画美。比如《日出》:“早晨,/太阳是一个娃娃,/一睡醒就不停地/踢着蓝被子,/很久很久,才慢慢慢慢地/露出一个/圆圆胖胖的/脸儿。”诗以大处开笔,逐层渲染,最后把镜头推近,出现诗歌画面的主体部分,有了前面的衬托,后面的形象显得格外突出、鲜明、丰满。

  诗歌贵在含蓄美,儿童诗歌也可以具有经得起欣赏再三的含蓄美。在这个方面,诗人林焕彰也做了积极的探索。这种含蓄一是诗人缘于生活的感慨,运用了诗歌中的比喻、象征、夸张等手法,打破时空的界限与距离,呈现出一种空灵、典雅的艺术美来。比如《汲水的声音》:“天还没完全亮,/母亲用木桶汲水的声音,/打破天空--//那声音,久久才回到/我童年的耳中”。这首诗写的是母亲的劳动,但诗人用时空的夸大与交错,赞美了母亲的勤劳,也写出了一种悠长的况味。二是诗人对一些重大问题的长久思考,难以释怀,在儿童诗的创作中得以宣泄喷发。比如《晒衣服》:“妈妈洗好的衣服,/都晒在阳光底下。/我印有地球的/那件球衣,/正好夹在爸爸妈妈中间;/也在阳光底下。/而我,仰着头/呆呆的看着;/看着我的衣服,/看着整个地球。/只是,想不透/为什么?/代表我们国家的/那块土地,/会有那么多眼泪,/一滴一滴/往我脸上滴下……”诗人自己说:“写这首诗,心情是有些沉重;这首诗,也的确是有些沉重。”但是,“历史会在我们每个人心中沉淀,因而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也因此会形成型塑民族性格的一部分;我们无法排斥。”所以,诗人仍然把这种思考写了出来。诗人对民族的感情,对历史的慨叹,在这首诗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读这首诗,当然不轻松,但儿童显然也应该承担一些重大的责任。就如同诗人所说:“这是一个沉重的主题,每一个‘我’都是渺小的;但也不要忘了‘小我’是可以成就‘大我’的。”

  三、林焕彰儿童诗创作的意义

  林焕彰儿童诗歌的创作在当今时代,尤其是他的许多比较成功的诗歌存在于今天的儿童文学园地中,至少具有下面三种意义:

  其一,他以其孜孜不倦的追求与努力,以富有爱心的情怀与责任感,使他的诗歌作品成为真正属于儿童的诗歌。他也成为汉语儿童诗写作中一个有代表性的诗人,是两岸儿童诗人中有突出贡献的一位优秀诗人。

  其二,他以其为孩子写作的崇高使命感,以对汉语诗歌写作技巧与语言运用的熟稔与探索,想象力奇特而丰富,儿童情趣贴切而饱满,注重诗歌形式与内容的美的统一,使之成为一个不可复制的诗人,同时也丰富了儿童诗汉语写作的技巧与表现手法,对儿童诗创作具有一定的学习和借鉴价值。

  其三,在物质化日益高度化的今天,“事实上,真正自由的诗教理想在中国正逐渐失落,儿童已没有了诗感,歌声中没有想象力,影视教育中经常充斥着一些没落的声音与情调,或来源于一些模仿的东西,导致生命本有的自然精神失落,儿童美丽而自由的想象变得简单。”因此,诗教变得尤为重要和刻不容缓。所以,林焕彰这些优秀的儿童诗具有极强的阅读价值和推广意义。

  不可讳言的是林焕彰儿童诗歌因其数量较多,也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有些诗歌节奏松散,句子过长,诗意不够凝练,还有的诗歌过于浅白,缺少进一步的提炼与开掘。

  尽管这样,对于一个不断探索的儿童诗人,林焕彰无疑是成功的诗人,他就如同一个一年四季辛勤劳作在儿童诗歌园地的园丁,种下一颗颗诗歌的种子,开出了众多鲜艳芳香的花朵来,他的诗是生长在孩子们心中的诗,伴随孩子们的成长,并且一同在他们的心中生根发芽。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