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永帆博客

rapyf@163.com

 
 
 

日志

 
 

归去来兮辞(并序)  

2017-02-03 17:16:27|  分类: 读书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去来兮辞(并序)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2]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序文注释

1耕植不足以自给:耕:耕田。植:植桑。以:来。给:供给。2幼稚盈室,缾无储粟:幼稚:指孩童。盈:满。缾:同:指盛米用的陶制容器、如甏(bèng)、瓮之类。3生生所资,未见其术:生生:犹言维持生计。前一字为动词,后一字为名词。资:凭借。术:这里指经营生计的本领。4长吏:较高职位的县吏。指小官。5脱然:轻快的样子。有怀:有所思念(指有了做官的念头)。6靡途:没有门路。7会有四方之事:刚巧碰上有出使到外地去的事情。会:适逢。四方:意为到各处去。8诸侯:指州郡长官。9家叔:指陶夔(kuí),当时任太常卿。以:因为。10见:被。11风波:指军阀混战。静:平。12惮:害怕。役:服役。13彭泽:县名。在今江西省湖口县东。14眷然:依恋的样子。归欤()之情:回去的心情。15何:什么。则:道理。16质性:本性。矫厉:造作勉强。17切:迫切。违己:违反自己本心。 交病:指思想上遭受痛苦。18尝:曾经。从人事:从事于仕途中的人事交往。指做官。19口腹自役:为了满足口腹的需要而驱使自己。20怅然:失意。21犹:仍然。望:期待。一稔(rěn):公田收获一次。稔,谷物成熟。22敛裳:收拾行装。宵:星夜。逝:离去。23寻:不久。程氏妹:嫁给程家的妹妹。武昌:今湖北省鄂城县。24情:吊丧的心情。在:像。骏奔:急着前去奔丧。25仲秋:农历八月。26事:辞官。顺:顺遂。心:心愿。27乙巳岁:晋安帝义熙元年。[4] 

正文注释

1去来兮:意思是回去吧。来,助词,无义。兮,语气词。2田园将芜胡不归:田园将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胡,同3以心为形役:让心神为形体所役使。意思是本心不愿出仕,但为了免于饥寒,违背本意做了官。心,意愿。形,形体,指身体。役,奴役。4奚惆怅而独悲:为什么悲愁失意。惆怅,失意的样子。45已往之不谏:觉悟到过去做错了的事(指出仕)已经不能改正。谏,谏止,劝止。6知来者之可追:知道未来的事(指归隐)还可以挽救。追,挽救,补救。7实:确实。迷途:做官。其:大概。8是:正确。非:错误。9舟遥遥以轻飏(yáng):船在水面上轻轻地飘荡着前进。遥遥,摇摆不定的样子。以,而。飏,飞扬,形容船行驶轻快的样子。10征夫:行人而非征兵之人。以:把。后文中:农人告余以春及也是这样的。前:前面的。11恨晨光之熹微:遗憾的是天刚刚放亮。恨:遗憾。熹微,微明,天未大亮。12乃瞻衡宇,载欣载奔:看见自己家的房子,心中欣喜,奔跑过去。瞻,远望。衡宇,简陋的房子。13稚子:幼儿。14三径就荒,松菊犹存: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菊还长在那里。三径,院中小路。汉朝蒋诩()隐居之后,在院里竹下开辟三径,只于少数友人来往。后人以三径代指隐士所居。就,近于。15盈樽:满杯。16引:拿来。 觞(shāng)。眄(miǎn)庭柯以怡颜:看看院子里的树木,觉得很愉快。眄,斜看。这里是随便看看的意思。柯,树枝。以:为了。怡颜,使面容现出愉快神色。17寄傲:寄托傲然自得的心情。傲,指傲世。18审容膝之易安:觉得住在简陋的小屋里也非常舒服。审,觉察。容膝,只能容下双膝的小屋,极言其狭小。19园日涉以成趣:天天到园里行走,自成一种乐趣。涉,涉足,走到。20策扶老以流憩():拄着拐杖出去走走,随时随地休息。策,拄着。扶老,手杖。憩,休息。流憩,游息,就是没有固定的地方,到处走走歇歇。21时矫首而遐观:时时抬起头向远处望望。矫,举。遐,远。22云无心以出岫(xiù):云气自然而然地从山里冒出。无心,无意地。岫,有洞穴的山,这里泛指山峰。23景翳()翳以将入:阳光黯淡,太阳快落下去了。景,日光。翳翳,阴暗的样子。24扶孤松而盘桓:手扶孤松徘徊。盘桓:盘旋,徘徊,留恋不去。25请息交以绝游:息交,停止与人交往断绝交游。意思是不再同官场有任何瓜葛。26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世事与我所想的相违背,还能努力探求什么呢?驾,驾车,这里指驾车出游去追求想要的东西。言,助词。27情话:知心话。28春及:春天到了。29将有事于西畴:西边田野里要开始耕种了。有事,指耕种之事。事,这里指农事。畴,田地。30或命巾车:有时叫上一辆有帷的小车。巾车,有车帷的小车。或,有时。31或棹(zhào)孤舟:有时划一艘小船。棹,本义船桨。这里名词做动词,意为划桨。32既窈窕以寻壑:经过幽深曲折的山谷。窈窕,幽深曲折的样子。壑,山沟。33亦崎岖而经丘:走过高低不平的山路。34木欣欣以向荣:草木茂盛。欣欣,向荣,都是草木滋长茂盛的意思。35涓涓:水流细微的样子。36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羡慕自然界万物一到春天便及时生长茂盛,感叹自己的一生行将结束。善,欢喜,羡慕。行休,行将结束。37已矣乎:算了吧!助词连用,加强感叹语气。38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活在世上能有多久,何不顺从自己的心愿,管它什么生与死呢?寓形,寄生。宇内,天地之间。曷,何。委心,随心所欲。去留,指生死。39胡为乎遑遑欲何之:为什么心神不定,想到哪里去呢?遑遑,不安的样子。之,往。40帝乡不可期:仙境到不了。帝乡,仙乡,神仙居住的地方。期,希望,企及。41怀良辰以孤往:爱惜美好的时光,独自外出。怀,留恋、爱惜。良辰,指上文所说万物得时的春天。孤 独,独自外出。42或植杖而耘耔:有时扶着拐杖除草培苗。植,立,扶着。耘,除草。耘,除草。籽,培苗。43登东皋(gāo)以舒啸:登上东面的高地放声长啸,皋,高地。啸,撮口发出的长而清越的一种声音。舒,放。44聊乘化以归尽:姑且顺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聊:姑且。乘化,随顺大自然的运转变化。归尽:到死。尽,指死亡。45乐夫天命复奚疑:乐安天命,还有什么可疑虑的呢? 复:还有。疑:疑虑。[4]  [5] 

白话译文

我家贫穷,耕田植桑不足以供自己生活。孩子很多,米缸里没有剩余的粮食,赖以维持生计的本领我还没有找到。亲友大都劝我去做官,我心里也有这个念头,可是求官缺少门路。正赶上出使到外地的事情,地方大吏以爱惜人才为美德,叔父也因为我家境贫苦(替我设法),我就被委任到小县做官。那时社会上动荡不安,心里惧怕到远处当官。彭泽县离家一百里,公田收获的粮食,足够造酒饮用,所以就请求去那里。等到过了一些日子,便产生了留恋故园的怀乡感情。那是为什么?本性任其自然,这是勉强不得的;饥寒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违背本意去做官,身心都感痛苦。过去为官做事,都是为了吃饭而役使自己。于是惆怅感慨,心情激动不平,深深有愧于平生的志愿。仍然希望看到这一茬庄稼成熟,便收拾行装连夜离去。不久,嫁到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去吊丧的心情像骏马奔驰一样急迫,自己请求免去官职。自立秋第二个月到冬天,在职共80多天。因辞官而顺遂了心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归去来兮》。乙巳年(晋安帝义熙元年)十一月。

回去吧!田园都将要荒芜了,为什么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被躯壳所役使,那为什么悲愁失意?我明悟过去的错误已不可挽回,但明白未发生的事尚可补救。我确实入了迷途,但不算太远,已觉悟如今的选择是正确的,而曾经的行为才是迷途。船在水面轻轻地飘荡着前进,轻快前行,风轻飘飞舞,吹起了衣袂翩翩。我向行人询问前面的路,恨天亮的太慢。

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家,心中欣喜,奔跑过去。家僮欢快地迎接我,幼儿们守候在门庭等待。院子里的小路快要荒芜了,松菊还长在那里。我带着幼儿们进入屋室,早有清酿溢满了酒樽。我端起酒壶酒杯自斟自饮,看看院子里的树木,觉得很愉快;倚着南窗寄托傲然自得的心情,觉得住在简陋的小屋里也非常舒服。天天到院子里走走,自成一种乐趣,小园的门经常地关闭,拄着拐杖出去走走,随时随地休息,时时抬头望着远方。云气自然而然的从山里冒出,倦飞的小鸟也知道飞回巢中;阳光黯淡,太阳快落下去了,手抚孤松徘徊。

回来呀!我要跟世俗之人断绝交游。世事与我所想的相违背,还能努力探求什么呢?以亲人间的知心话为愉悦,以弹琴读书为乐来消除忧愁。农夫告诉我春天到了,西边田野里要开始耕种了。有时叫上一辆有帷的小车,有时划过一艘小船。有时经过幽深曲折的山谷,有时走过高低不平的山路。草木茂盛,水流细微。羡慕自然界的万物一到春天便及时生长茂盛,感叹自己的一生行将结束。

算了吧!活在世上还能有多久,为什么不放下心来任其自然地生死?为什么心神不定,想要到哪里去?富贵不是我所求,修成神仙是没有希望的。趁着春天美好的时光,独自外出。有时放下手杖,拿起农具除草培土;登上东边的高岗放声呼啸,傍着清清的溪流吟诵诗篇。姑且顺其自然走完生命的路程,抱定乐安天命的主意,还有什么可犹疑的呢!

创作背景

东晋安帝义熙元年(405),陶渊明弃官归田,作《归去来兮辞》。陶渊明从29岁起开始出仕,任官十三年,一直厌恶官场,向往田园。他在义熙元年41岁时,最后一次出仕,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令即辞官回家。以后再也没有出来做官。据《宋书.陶潜传》和萧统陶渊明传》云,陶渊明归隐是出于对腐朽现实的不满。当时郡里一位督邮来彭泽巡视,官员要他束带迎接以示敬意。他气愤地说:我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即日挂冠去职,并赋《归去来兮辞》,以明心志。

陶渊明从晋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起为州祭酒,到义熙元年作彭泽令,十三年中,他曾经几次出仕,几次归隐。渊明有过政治抱负,但是当时的政治社会已极为黑暗。晋安帝元兴二年(403),军阀桓玄篡晋,自称楚帝。元兴三年,另一个军阀刘裕起兵讨桓,打进东晋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至义熙元年,刘裕完全操纵了东晋王朝的军政大权。这时距桓玄篡晋,不过十五年。伴随着这些篡夺而来的,是数不清的屠杀异己和不义战争。陶渊明天性酷爱自由,而当时官场风气又极为腐败,谄上骄下,胡作非为,廉耻扫地。一个正直的士人,在当时的政治社会中决无立足之地,更谈不上实现理想抱负。陶渊明经过十三年的曲折,终于彻底认清了这一点。陶渊明品格与政治社会之间的根本对立,注定了他最终的抉择——归隐。[3]  [7]  [8] 

作品鉴赏

这篇辞体抒情诗,不仅是渊明一生转折点的标志,亦是中国文学史上表现归隐意识的创作之高峰。 全文描述了作者在回乡路上和到家后的情形,并设想日后的隐居生活,从而表达了作者对当时官场的厌恶和对农村生活的向往。另一方面,也流露出诗人的一种乐天知命的消极思想。

辞前有序,是一篇优秀的小品文。从余家贫故便求之这上半幅,略述自己因家贫而出仕的曲折经历。其中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及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写出过去出仕时一度真实有过的欣然向往,足见诗人天性之坦诚。从及少日乙巳岁十一月也这后半幅,写出自己决意弃官归田的原因。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是弃官的根本原因。几经出仕,诗人深知为口腹自役而出仕,即是丧失自我,深愧平生之志。因此,饥冻虽切,也决不愿再违己交病。语言虽然和婉,意志却是坚如金石,义无反顾。至于因妹丧而自免去职,只是一表面原因。序是对前半生道路的省思。辞则是渊明在脱离官场之际,对新生活的想象和向往。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起二句无异对自己的当头棒喝,正表现人生之大彻大悟。在诗人的深层意识中,田园,是人类生命的根,自由生活的象征。田园将芜,意味着根的失落,自由的失落。归去来兮,是田园的召唤。也是诗人本性的召唤。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是说自己使心为身所驱役,既然自作自受,那又何必怅惘而独自悲戚呢。过去的让它过去就是了。诗人的人生态度是坚实的。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过去不可挽回,未来则可把握,出仕已错,归隐未晚。这一、一、一,显示着诗人把握了自己,获得了新生。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此四句写诗人想像取道水陆,日夜兼程归去时的满心喜悦。舟之轻飏,风之吹衣,见得弃官之如释重负。晨光熹微,恨不见路,则见出还家之归心似箭。这是出了樊笼向自由的奔赴呵。连陆行问道于行人,那小事也真实可喜。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一望见家门,高兴得奔跑,四十一岁的诗人,仍是这样的天真。僮仆欢喜地相迎,那是因为诗人视之为人子善遇之(萧统《陶渊明传》)。孩儿们迎候于门,那是因为爹爹从此与他们在一起。从这番隆重欢迎的安排中,已隐然可见诗人妻子之形象。其妻翟氏亦能安勤苦,与其同志(出处同上)。在欢呼雀跃的孩子们的背后,是她怡静喜悦的微笑。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望见隐居时常踏的小径已然荒凉,诗人心头乍然涌上了对误入仕途的悔意;只是那傲然于荒径中的松菊,又使诗人欣慰于自己本性的犹存。携幼入室,见得妻子理家抚幼,能干贤淑。那有酒盈樽,分明是妻子之一片温情。多么温馨的家庭,这是归隐的保证。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饮酒开怀,陋室易安,写出诗人之知足长乐。斜视庭柯,傲倚南窗,则写诗人之孤介傲岸。

作者简介

陶渊明(365427),晋宋时期诗人、辞赋家、散文家。一名潜,字元亮,私谥靖节。晋宋之际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东晋名臣陶侃曾孙。少贫病,有高尚之志,博学善属文。晋孝武帝太元末,曾任江州祭酒,因不堪吏职,自免归。晋安帝隆安中,任荆州刺史桓玄属吏,以母丧归。及桓玄篡位,入刘裕(即宋武帝)幕府,任镇军参军,转江州刺史刘敬宣参军。又任彭泽令,在官八十余日,弃官回乡,退居田园,无复仕进之意。宋文帝时卒,友人私谥曰靖节先生。事迹见《晋书》《宋书》《南史》等本传。其人被称为隐逸诗人之宗,开创了田园诗一体。其诗风质朴、平淡,语言精练而出之以自然,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从唐代开始受到推崇,甚至被当作是为诗之根本准则。传世作品共有诗125首,文12篇,后人编为《陶渊明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